主页 > 文学人物 > 少用 你的 特权>正文

少用你的特权

 有时候,特权不是给你用的,你把它当作老板对你工作认可的一种奖励更好。

  10年前,我是大郎广告公司的普通职员,月薪1500元。那时候,我最羡慕的同事就是阿蓉,她不用打卡,不用坐班,更重要的是,她月入过万。

  阿蓉比我大6岁,在这家公司工作已有8年,是老板名副其实的得力助手,在不少场合,老板说过,只要他的公司还在,阿蓉就是大郎公司的员工。

  从其他老同事口中了解到,阿蓉是在这家公司刚创立的时候入职的。一家广告公司的横空出世,不仅需要老板有实力,有一定客户资源,更需要一个能处处站在公司角度考虑问题的员工,而阿蓉就是那样的员工。她不仅一人做出了整个业务部80%以上的业绩,在因公开销方面也总是能省则省。一年后,大郎公司进入正轨,阿蓉理所当然地成了业务部经理。阿蓉做了经理之后,一向对自己要求严格,经常早早到公司提前准备拜访客户的资料。

  那时候的我,常常不能明白阿蓉为什么这样不懂得享受生活,不懂得利用特权边工作边享受……有次跟阿蓉去拜访客户,在路上,我表达了内心的困惑。

  阿蓉说:“所谓特权,其实都是给遵守制度的员工的,特别是在私人企业。老板认可你,就会给你一定的特权,因为是特权,也有可能随时收回。老板给了我很多特权,你可曾看到我使用过?”

  “如果我真的像你想的那样,天天睡到自然醒再来上班,工作自然就没有热情和激情。我每天晚上十一点睡觉,早上七点准时醒来,良好的生活规律让我有好的身体,也让我拥有不变的工作热情。而且,如果我总是不在公司,老板找不到我,恐怕他很快会收回特权了。有时候,特权不是给你用的,你把它当作老板对你工作认可的一种奖励更好。”

  阿蓉最后一句话,让我对她更加佩服了。有多少人能把特权当作一个虚无的奖品呢?如果没有良好的职场素质,她是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心态的。

  后来,我离开了大郎公司,到一家大型广告公司做策划主管。这是一家集展会、网络、DM杂志为一体的集团公司。我加盟时,正是新一期展会马上开展之际,大量工作都堆在了案头。在和相关的同事沟通了之后,我把近一周所要完成的工作一项一项列了出来,然后从物料准备到流程制定,我都逐一落实到具体的责任人。

  老板看到我写的工作安排说:“好好干,思路挺清晰!”

  所有的工作进展都很顺利,但就在开幕式即将开始的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雨。原来准备在广场上的开幕式并没有搭建遮雨篷,也没有考虑到会有这个意外情况。虽然这事儿不是我负责,但看着总统筹着急的样子,我主动找到展馆负责人,请他们立即安排工作人员,将开幕式背景版移到展馆中间的大厅。在大雨倾盆之际,开幕式在展馆大厅中顺利举行。

  我也因此受到老板嘉奖。他说我在前期的准备工作中,所表现出来的任劳任怨和面对意外情况时所表现的应急能力都让他非常欣赏。他给我的最好奖励是,入职不足一个月的我,提前转正。转正就意味着加薪1000元,意味着有了五险一金的福利。

  两年后,我已经成了这家公司的副总经理,参与公司各项事务的管理。同时,我也有了当初阿蓉一样的特权——不打卡,不坐班,有事无需请假……所有的同事都对我羡慕不已,一如当初的我。但他们可能没有注意到,上班这几年来,除了一次大堵车之外,我没有迟到过。和当初的阿蓉一样,我一直像一个刚入职的员工那样要求自己,小心翼翼地呵护自己的那些特权。是的,阿蓉说得真棒,把特权当作奖品,也许不实用,却受益终生!

  10年后,我成了一家大型广告公司的总经理。想起这些年来的职场经历,想起有若干个公司老板欣赏地对我说:“总有一天,我要把你请到我的公司来……”我就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而这一切,都源于我对自身的严格要求。

分页:12 3
  • “有谁看见爱情的忧伤

    有谁看见爱情的忧伤

    ☆嘉嘉 今天和老白吵架了,他让我滚,我就滚了。 外面下着雨,我没有带伞,雨水顺着脸淌下来,滴在脖子上,有点冷。我没哭,真的,我只是有些心酸。 其实不该怪老白的,他看到

  • “给兔小白的情书

    给兔小白的情书

    亲爱的小白,因为你是你,所以我才是我。你是我脑海中缺少的那根弦,你是我的偏心眼偏向的方向。你是白色的绵羊,每晚只有数着你的名字我才能安然入睡。你是紫色的茄子,只要

  • “不惜千金买琴摔

    不惜千金买琴摔

    利用娱乐圈儿出名的方法有很多种。唐代大诗人陈子昂却走了一条与众不同的道路。他年轻时从家乡四川来到长安,准备一展鸿鹄之志,然而朝中无人,故四处碰壁,怀才不遇,令他忧

  • “悬在半空中的裤子

    悬在半空中的裤子

    五婶近来有点烦,一心期盼着邻居八爷赶快闹个小病小灾,好让她有机可乘。魂不守舍的五婶每天早晚都要去八爷家扭上几趟,就想知道八爷的近况。其结果很令五婶失望。八爷依旧牙

  • “偷情当团长

    偷情当团长

    张宗昌是北洋时期臭名昭著的军阀之一,他出身绿林,尽管爬上了高位,但日常举止还是像个土匪,经常厚颜无耻地向人炫耀自己有三不知:一不知自己手下有多少兵,二不知有多少钱

  • “又重身份

    又重身份

    朱文晖是新闻系的高材生,他做梦都在想干一番大事业。大学毕业后,他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去省电视台的机会,选择去市电视台打工,为的就是要进《打假曝光台》节目组。 《打假曝光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