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人物 > 穿彪 马衫 耐克 老爸 老妈>正文

穿彪马衫耐克鞋的老爸老妈

 她在大连车站上车,包大得惊人。周围的几个乘客起身,好歹帮她把包放在了行李架上。她微喘着坐下,脱掉蓝灰色的外套,里面居然是件又肥又大的红色彪马衫,那件衣服上舒展奔跑的豹子跟她满脸的皱纹搭在一起,实在是有些后现代。

  旅途寂寞,她开始跟老妈唠嗑。自然是家长里短,说得最多的是她在海洋学院读书的儿子,“儿子读了本又读研,花费不少,不过,孩子有出息呢。”她的脸上全是笑意。然后说索马里海盗的事,我插话:“阿姨,您挺新潮啊!”她愣了一下,我指了指她的衣服:“喏,穿名牌,谈国际时事!”

  她笑了,摸了摸胸前那个豹子说:“我儿子不要的,拿回家,好好的,扔了可惜,我就穿,这些年,我跟他爸都拣他的衣服穿,他个大,胖……”

  “哦,是这样。”别的话题转了一会,她又开始说索马里海盗,她说:“那是个啥国家啊,咋也不管管自己人?”她看了我一眼,吞吞吐吐说:“我儿子在家船务公司实习,听说那公司的船出海就路过那!”

  原来,她关心的并不是索马里海盗如何,而是她的儿子要出海,可能走那条海路。我说:“阿姨,没事儿的,咱们的海军不在那呢吗?”她笑了,指那包,说:“我儿子不用的东西我都收拾回来了,在城市里呆几年,越学越败家。就这衣服,说是一百多呢?”

  我笑着转头看向窗外,在她这一百多是很多钱了,可是,她不知道从她手里递给儿子的那些钱里,很多变成了这种几百上千的名牌吧!

  她说:“不敢让儿子看见,他不愿意让我们穿,说难看。老头老太太有啥好看赖看的。”老妈点头认同。她也拣我的衣服、鞋子穿,波西米亚乱七八糟的衣服穿在胖胖的老妈身上,我很气:“又不是没给你钱让你买衣服,非穿成这么古怪的样子。”

  她没说,其实是舍不得。每次我让她看我的新衣服好不好看,她都说好看,好看。一转身,唠叨衣服成堆了,还买。

  小镇子里的孩子大多在外面闯荡,留在小镇子上的爹妈便有了绵长的牵挂。

  小区的小广场上每晚都有很多大爷大妈出来散步,偶尔有穿耐克鞋上面穿老头衫的大爷,或者是穿着各种宽宽大大运动短袖衫、短裤的颤微微的大爷,大家站一起,说的都是远在外地的孩子的事,哪个城市来台风了,哪个城市高温连续二十天了,哪个城市停水了,仿佛他们就在那里,那里一点一滴的变化都牵动着他们的心。

  二叔年轻时,也是时髦一族。当年,大家还穷时,他穿十几块钱一双的袜子,穿很贵的西装。转眼,二叔的儿子都上班了,在外地,于是二叔的衣服复杂了起来,常常穿得上下不搭。上面是蓝球衫,蓝色的运动大短裤,底下是皮鞋,再或者是穿着耐克鞋和西裤衬衫,很雷人。

  但是,老爸老妈那个年纪的人都不会笑话,他们明白那些东西扔了不穿浪费了,他们更明白,那些衣服穿在身上,很亲切,它曾那么贴身地穿在他们最亲近的人身上,如今,它们穿在自己身上,儿女的气息都在,那些思念就有了脚踏实地的附着……

分页:12 3
  • “你有没有见过我的遗书

    你有没有见过我的遗书

    一 总共花了二十分钟零十秒,格子几乎有点想赞赏一下自己了。她看一眼镜中的自己:略显蓬乱的头发,苍白的脸色,空洞的眼神嗯,的确很像一个想死的人。 她满意地深呼吸,然后点了群发

  • “爱的呼叫代码

    爱的呼叫代码

    鸳梦重温,情人让我再享激情 周末,我和丈夫陈兵驱车去郊县赏秋,十月的京郊,满山姹紫鄢红,沿途一路鸟语花香,我心情很好,唱起了喜爱的歌曲,可是他却嫌我唱得像猫头鹰叫,

  • “六点之前它也曾年轻过

    六点之前它也曾年轻过

    她做得一手好菜。 你炒的菜我一辈子也吃不腻。这是他最喜欢对她说的一句话。她也总喜欢娇嗔地问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看着他孩子似的将头点了又点,她脸上顿时会笑出一朵含苞

  • “两个人的圆

    两个人的圆

    她想她是爱他的,他是一名心理医生,她是一位瑜伽老师,他们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在美国读大学。 那晚,她早早回了家,做好一桌菜,她以为他会早点回来,她以为他就是再忙也不

  • “我们一同去相亲

    我们一同去相亲

    张兵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同在一个大型水电工地上工作,因常年奔波在外,我们都二十七八了,还都没有女朋友。 我们有个同事叫王非,他女朋友晓红在工地附近的集贸市场里开理发店

  • “红光的下面是汉口

    红光的下面是汉口

    偶尔看到地方志,上面写道:2003年,是武汉史上有气象记录以来,夏季温度最高的年份,持续高温10天,最低气温持续偏高,日平均气温更是破了百年纪录。人称世纪高温百年高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