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文学人物 > 母爱 那么 忧伤>正文

谁让母爱那么忧伤

 如果你问一个母亲,来到这个世界上,什么是你最好的礼物?母亲一般都会回答:孩子。

  但我也看到,有那么多的母亲,让她们的爱,沉重而忧伤。母亲的爱,柔弱中带着泪光,母亲的爱,让她们无法打开翅膀,像天使一样飞翔。

  吴远碧,这个53岁的重庆农妇,瞒着在城市当“扁担”的丈夫,在前不久的一个闷热夜晚,拿起一把菜刀,用尽全身力气,哗啦一声剖开了自己的肚子。肚子里流出来的,是50多斤的腹积水,黄水湿透了3层被褥,肚子血糊糊地拉开大口子,肠子也流出来了。吴远碧患的是腹积水,肚子里重达50多斤的腹积水,折磨得她生不如死。她去医院问了,动手术,要5万多元,实在是没办法了,于是,她拿起了家里那把价值15元的菜刀,自己给自己动了手术。

  吴远碧这骇人的一刀,惊悸和揪痛了这个城市的心,听说,市长看了报道后,也流泪了。于是,她幸运地被送到医院“全力救治”。我去看望这位虚弱的农妇,她竟庆幸这一刀,没要了她的命。问她为什么采取那么残忍的动作,她说了一句话:“家里小儿子还没结婚,得想办法,为他在镇上买一套房子结婚。”让儿子结婚,在自己还没离开这个世界之前,看着儿子结婚后有了孩子,这是一个母亲的心愿。所以,吴远碧还忍受着极大的痛苦,拖着肚子里50多斤的积水,下地去种菜,为玉米地锄草,给鸡丢食,想从牙缝里抠出一点钱,让儿子结婚。最后,实在无法忍下去了,她拿起了刀。

  她叫韩秀丽,今年47岁了。这个重庆涪陵区一家厂矿医院的母亲,一直望眼欲穿,盼望着她的儿子和丈夫有归来的一天。9年前,当医生的丈夫肖克成,因为不能承受肢残、弱智儿子带来的巨大痛苦,内心坍塌了,绝望之中带着儿子肖骁悄悄离家出走。他在信中叮嘱妻子,带着女儿好好活,痛苦,就让他一个人去外面承担。9年多了,为了寻找在外漂泊的丈夫和儿子,韩秀丽寻遍了大半个中国,她甚至一家一家地去各地的寺院寻找,因为丈夫离家之前,曾经说过·句话,他想带着儿子去寺院出家。

  韩秀丽和小女儿在家相依为命的9年,也是一个母亲内心无比苦痛的9年。她在这个国家跌跌撞撞地寻找儿子和丈夫,一次次梦见儿子噙着泪水奔跑过来,又摔倒,儿子在哭喊着呼唤:“妈,妈妈“……”我去采访韩秀丽时,这个因为神经衰弱长期失眠的母亲,抓住我的手说了一句话:“儿子和女儿,是我的两只眼睛,我不能没了另一只眼……”

  我还采访了一位年轻的母亲。来城市打工的她,被一个有权势的男人强奸后怀孕了。后来,这个丑恶的已婚男人把她转嫁给了自己的兄弟。一场噩梦再次开始潜伏。这个男人,婚后对她进行疯狂折磨,在她生下孩子刚刚17天的那个下午,变态的男人要与她强行同房被拒,穷凶极恶的他,便用一把螺丝刀把她的右眼珠活活挖了出来……起初,失去右眼的母亲,每当看到儿子,就燃起仇恨的火焰。她带着儿子去北京上访,在为孩子做DNA鉴定归来的火车上,两岁的儿子,为伤心哭泣的妈妈擦泪。就是这个动作,让23岁的妈妈,突然睁开了母爱的双眸,她搂住儿子,在火车上痛哭起来。一场泪水,让积压的母爱决堤,也冲刷走了仇恨。而今,她带着儿子,在我所在的城市打工。她给我发短信说,孩子是无辜的,可心中的母爱,有时还是那么忧伤。

  这些忧伤的母亲,这些忧伤的母爱,我真希望,有一天,她们乘着母爱最轻盈的翅膀,遨游在最晴朗的天空。因为,母爱,到最后,是一场最柔软的目送。

分页:12 3
  • “你有没有见过我的遗书

    你有没有见过我的遗书

    一 总共花了二十分钟零十秒,格子几乎有点想赞赏一下自己了。她看一眼镜中的自己:略显蓬乱的头发,苍白的脸色,空洞的眼神嗯,的确很像一个想死的人。 她满意地深呼吸,然后点了群发

  • “爱的呼叫代码

    爱的呼叫代码

    鸳梦重温,情人让我再享激情 周末,我和丈夫陈兵驱车去郊县赏秋,十月的京郊,满山姹紫鄢红,沿途一路鸟语花香,我心情很好,唱起了喜爱的歌曲,可是他却嫌我唱得像猫头鹰叫,

  • “六点之前它也曾年轻过

    六点之前它也曾年轻过

    她做得一手好菜。 你炒的菜我一辈子也吃不腻。这是他最喜欢对她说的一句话。她也总喜欢娇嗔地问他,说的是不是真心话。看着他孩子似的将头点了又点,她脸上顿时会笑出一朵含苞

  • “两个人的圆

    两个人的圆

    她想她是爱他的,他是一名心理医生,她是一位瑜伽老师,他们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儿,在美国读大学。 那晚,她早早回了家,做好一桌菜,她以为他会早点回来,她以为他就是再忙也不

  • “我们一同去相亲

    我们一同去相亲

    张兵是我的好朋友,我们同在一个大型水电工地上工作,因常年奔波在外,我们都二十七八了,还都没有女朋友。 我们有个同事叫王非,他女朋友晓红在工地附近的集贸市场里开理发店

  • “红光的下面是汉口

    红光的下面是汉口

    偶尔看到地方志,上面写道:2003年,是武汉史上有气象记录以来,夏季温度最高的年份,持续高温10天,最低气温持续偏高,日平均气温更是破了百年纪录。人称世纪高温百年高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