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星艺术家 > 这样 好的 女子>正文

这样美好的女子

 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你为我留下来,真的爱情,总会有人懂的。我有勇气,让这座小城,再一次将我接纳。

  

  她嫁到我们小城来的时候,名声是很臭的。年龄那么小,就知道引诱男人,还怀了人家的孩子。但我还是喜欢她,远远地叫她“新娘子”,她每每都回头,冲我温柔地笑笑,微微隆起的腹部,在阳光下,泛着一种柔和圣洁的光芒。

  我那时候也就十岁吧,并不知道在小城人的眼中,安分守己才是一个女人的美。而像她一样,喜欢上一个赫赫有名的小地痞,还很执拗地要嫁给他,无疑是丢了女人的脸面的。她出嫁的那天,那个对她明显有些漫不经心的男人,醉得一塌糊涂。她年轻的婆婆,对她一脸的嫌恶,似乎这样一场奉子成婚的喜宴,本不该由她来做主角。

  尽管如此,她还是在这座小城里一年年待了下来。我喜欢叫她琳姐姐,而不是嫂子。她也喜欢我这样称呼她,总会在我的一声声呼唤里,咯咯笑起来,而后给我一个甜丝丝的吻。那时候的她,脸上洋溢着的,全是属于少女的恬静和纯真,被婆婆咒骂的苦痛,还有游手好闲的丈夫对她的冷淡,似乎一瞬间就没了踪迹,她还是那个自由享受着爱情的女孩子。这样小小的喜悦,只是夏日里的穿堂风,极细,才轻轻撩起她的衣角,就跑远了。可她还是很快乐,在做完家务的空闲里,养花种草,剪漂亮的窗花,贴在卧室明净的玻璃上,远远地看过去,五彩斑斓得像是一场百花的盛宴。

  那些曾经不屑与她闲聊的女人们,就这样慢慢地被她只是娱乐自己的小玩意儿,吸引了来。起初是神情淡漠的,在她的轻言细语里,只定定看她手里翻飞的剪纸。后来她们似乎就忘了她曾有过的瑕疵和污痕,开始与她谈起琐碎的家务、淘气的孩子、与丈夫的种种快与不快。她一如往昔地笑看着她们,并不像其他女子一样给些挑拨离间的建议。她只是听,且在这样的闲谈里,享受一种平淡生活带来的恬静与幸福。

  只不过是一年,她就让小城里许多的女子都喜欢上了她,这其中,包括她尖酸刻薄的婆婆。她是用什么神奇的宝贝,将她们的心转变过来的呢?谁都说不清楚,只知道能在她干净的小院里坐上半日,和她喝上几杯茶水,看她给孩子的衣襟上绣一只翩翩欲飞的蝴蝶,就已足够。她并不爱说话,可是她沉静如水的微笑,足以征服每一个世俗女子的心。

  她的丈夫,却并不怎么喜欢她,当初那场轰轰烈烈的爱恋,只是为了满足他的虚荣心,可是等虚荣的花儿开过,他还是那个对什么都不在意的街头地痞。年少的时候,是他的母亲还他欠下的人情和债务。而今成人了,换了她来清扫他所到之处的狼藉。他做生意,每一次都是赔本,然后便东躲西藏,将破烂的摊子推给她。她什么都不说,默默为他承担着一切。谁都知道她是喜欢着他的,只是他那么不争气,随意践踏着她的柔情和宽爱。他那样的冷漠和放纵,甚至连挤破了家门的债主们,都为她觉得心疼。

  可是爱情会让一个女子忘记一切的疼痛吧?就像当初婆婆对她的鄙夷,外人给她的不屑,她都微笑着忽略掉了。她这样一心一意地爱了他四年,他还是变了心。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和另一个女人来往的,谁都说不清。那时候我十四岁,开始有些懂男女之间的爱情了。记得是夏天的一个夜晚,他带我去见另一个女人。在车上,他给我塞了很多的糖,说:“见面之后记得叫嫂子。”我在夏日的风里嚼着硬硬的糖块,没吱声,只觉得糖那么甜,怎么流到心里去却是苦的呢?我最终辜负了他讨好我的糖块。我在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面前,很轻却很坚定地说了一句:“我只有一个嫂子,她在家给我做好吃的呢。”他们哈哈大笑,说我可爱,又说等他们结婚的时候,一定会给我更多的糖吃。

  他终于什么都不顾,将那个女人带回了家。小城里又一次掀起波澜,谁都以为她会大哭大闹,忍受了这么多年,换来的却是他无情的背叛,任是怎样有涵养的女子,都不会轻易就饶恕这个男人的罪过吧。可她却什么都没有说,连眼泪都没有。这样的平静,让这个负心的男人,都有略微的失望。他说:“你想要什么都可以给你。”她笑,说:“可是,我想要的,你已经给不了了。”

  她真的什么都没有要,而且,她超出所有人的预料,竟然留了下来。她借钱在小城里开了一家制衣店,就在前夫结婚的那一天,她的小店,也热热闹闹地开始营业了。那一年,她25岁,青春,才刚刚开始。

  • “关于莲花的谚语俗语及解释

    关于莲花的谚语俗语及解释

    荷花又名莲花、水芙蓉等,属睡莲目,莲科多年生水生草本花卉。地下茎长而肥厚,有长节,叶盾圆形。花期6至9月,单生于花梗顶端,花瓣多数,嵌生在花托穴内,有红、粉红、白、

  • “谚语和俗语的区别解析

    谚语和俗语的区别解析

    副标题#e# 俗语与谚语是整体与部分的关系,谚语是俗语中的一个组成部分,谚语也是俗语,但俗语不一定是谚语。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它们其中究竟的区别在哪。以下这篇 谚语和俗语的

  • “英语俗语谚语摘录

    英语俗语谚语摘录

    副标题#e# 俗语是汉语语汇里为群众所创造,并在群众口语中流传,具有口语性和通俗性的语言单位,是通俗并广泛流行的定型的语句,简练而形象化,大多数是劳动人民创造出来的。今

  • “比爱情更重要的

    比爱情更重要的

    那天,与朋友在外面吃饭。谈到女作家的婚姻,我说,只羡慕两个人,一个是陈丹燕,一个是琼瑶。 我刚工作的时候,曾经采访过陈丹燕。当时做完稿子,晚上打电话到她家里,想让她

  • “你会为爱等一辈子吗?

    你会为爱等一辈子吗?

    用一生去跟曾经的回忆死磕一辈子,那不是爱,不是忠贞,而是自虐。 张艺谋的《山楂树》上映时,媒体反复在给读者抛出这样一个问题:你会为爱等一辈子吗?回答自然也是千奇百怪

  • “永不相负

    永不相负

    他该看的都看过了,该唱的也唱了,终于明白,那台上的是唱客,台下的是看客,而有一个人,静静地在后台看他,端上一杯香茶,一碗热粥。花开花落,自在淡定。 周琳和陶蕴,在异国,是相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