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学人物 > 清白 书生>正文

清白书生

清乾隆年间的一个盛夏,滕州举子文之栋前往京城赶考。当他身背行囊进入济南地界的时候,只觉口干舌燥,便来到路边一家客栈要了一壶清茶解渴。文之栋正喝着茶,只见烈日下一个老者赶着一辆小马车,汗流浃背地向客栈走来。也许老者太过劳累,再加上天气炎热,刚走到店门口竟昏倒在地。文之栋是个热心肠,见此情景,立刻跑上前去,把老人家扶进店内,向店家要了一盆凉水,给老人擦汗洗脸,又端起桌上的茶给老人喝。老人慢慢苏醒过来,对文之栋连声道谢。

清白书生文之栋笑着说:“出门在外,谁都难免遇上事儿,举手之劳,不必客气。”

老人非常感动,立刻掏出银两,点了一桌丰盛的酒席,一老一少边吃边聊了起来。席间,老者自我介绍说,他叫杨福禄,是兖州顺天祥商号的掌柜,要去京城进货。滕州和兖州相距不远,文之栋也听说过顺天祥,那是兖州数一数二的大商号。这么一个有钱人,怎么会独自一人赶车出远门呢?这样想着,文之栋就问杨福禄:“顺天祥有的是伙计佣工,杨掌柜怎么也不带个帮手?一路上好有个照应啊。”

杨掌柜眼圈一红,叹了口气说:“家门不幸啊!”说罢,就一杯接一杯地喝闷酒。文之栋想杨掌柜一定有难言之隐,但两人萍水相逢,有些话他也不便多问。

文之栋担心杨掌柜路上再出什么意外,况且两个人又都是去京城,于是提出与杨掌柜同行,一路上好有个照应,杨掌柜自是欣然同意。第二天,他们就一同上路了。

掌灯时分,两个人来到一个渡口前的小镇,文之栋和杨掌柜在镇上找了一家客栈住下,准备天亮再过河。两人吃过晚饭,洗漱完毕正准备休息,突然,有个人影在窗外一闪。杨掌柜脸色大变说:“他果然来了!文老弟,请你帮我照看一下床上的那个箱子,那可是我这次进京上货的全部银两!”说完,匆匆走出了客房。

窗外那个人是谁?为什么杨掌柜如此紧张?文之栋满肚子都是问号,他弯腰察看那个大木箱子,如果箱子里如杨掌柜所说装的都是银两,那么至少也有几千两!俗话说生人面前不露财,杨掌柜却把这么多钱托付给他,这让文之栋非常感动。他不敢离开房间半步,唯恐出现闪失,对不起杨掌柜的信任。

就在这时,突然听到院子里有人高声呼喊:“不好了!走水了,赶快逃命啊!”文之栋还没反应过来,大火已经烧到了房门口。文之栋想带上箱子逃命,可箱子实在太重,他一个人根本搬不动。他想招呼杨掌柜一起来搬,可杨掌柜却不知跑哪儿去了。无奈之下,他只得只身跑出了客栈。大火过后,文之栋心里惦记着杨掌柜的箱子,马上赶回客栈去找。可眼见客栈已烧成一片废墟,哪还有箱子的踪影?

一连几天,文之栋都在打听杨掌柜的下落,却没找到半点线索。想到自己受人之托却未能忠人之事,文之栋感到十分愧疚。小镇上的人们听说了这件事,都嘲笑文之栋太死心眼了,杨掌柜的箱子是被大火烧了,又不是你文相公故意弄丢的,这是天灾,你何必这么耿耿于怀呢?虽然大家都劝他不要再找了,可是文之栋却非常固执地说:“我当初既然答应替杨掌柜照看这个箱子,就不能辜负人家对我的信任,再说就算箱子烧掉了,银子总化不掉吧!无论如何我也一定要把它找回来。”

文之栋在瓦砾堆里找了好几天,也没找到那个大箱子和银两。他还不死心,向人借来铁锹准备挖地三尺寻找银两。谁知刚挖了一会儿,锹头就碰到了一件硬物。文之栋喜出望外,以为找到了箱子,谁知挖出来一看,并不是木箱,而是一个小铁盒。打开一看,他不禁大吃一惊,原来盒里装的是一匹玉雕的奔马!这匹玉马不仅雕工精致,而且栩栩如生,看上去跟真的一样。文之栋的父亲生前对玉器颇有研究,耳濡目染,文之栋也积累了不少有关玉器的知识,他一眼就看出,这是一件汉代的宝贝,价值连城啊!

文之栋意外地得到了这件玉马,第一个念头就是:用这个宝贝赔杨掌柜那一箱银子。

于是,文之栋带着玉马,一路打听来到兖州杨掌柜家。可他做梦也没想到,当他向杨掌柜的儿子讲明事实真相,并提出愿将这件玉马作为赔偿送给杨家时,杨掌柜的儿子杨伦竟然瞪着两只小眼睛说:“好你个谋财害命的文之栋,一定是你看到我父亲箱子里的银子,见财起意,害死了我的父亲!现在又拿着这个不值钱的石头马来欺骗我,来人啊,把他给我送到官府治罪!”

这个杨伦对古董一窍不通,他竟然把价值连城的汉代玉雕当成了一钱不值的石头!文之栋费尽唇舌,反复跟杨伦解释,这件玉雕的确是汉代的古董,价值远超杨掌柜的那一箱银子。杨伦这个草包却一口咬定文之栋见财起意,害死了他父亲。杨伦命家人把文之栋五花大绑,送到知府衙门。兖州知府是个贪官,他收了杨少爷的银子,不问青红皂白,就判了文之栋一个图财害命之罪,把无辜的文之栋打入死牢,秋后就开刀问斩。

好心不得好报,文之栋绝望了,仰天长叹:“天哪,我文某人一片好心,怎么换来这么个结果啊?”

  • “一个人的慈善

    一个人的慈善

    这是否是世界上最廉价的小房子? 面积13。2平方米,由一节废旧铁皮的集装箱改装而成,造价6000元整。冬天嗖嗖灌冷风,夏天热得蒸笼一般。里面一张铁板床,10英寸的黑白电视,带些

  • “小广告的陷阱

    小广告的陷阱

    我不当家,也不买菜,家务事基本上不做,老婆说:真有福啊! 我说:照你这么说,我是甄友禄、甄友寿、甄友喜的大哥啊?你搞错没有,我不姓甄,我姓贾叫无才! 老婆早就不理呼

  • “谁动了我的老婆

    谁动了我的老婆

    贺成已过了而立之年却仍然没有女朋友,这主要是因为他的海拔太低,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别说在男人面前,就是搁到女人堆里,只怕也没人能把他找出来。前几次相亲,女孩子一瞅见

  • “目送芳尘

    目送芳尘

    同事纷纷下班归去,他则留下来值夜班。暂没别的事,由于在电脑前坐久了,他就走出阳台,想随便看看周围,以放松眼睛。 五楼虽不算高,但眼前的视野也很开阔,展现着一大片美丽

  • “黑户口三豹子

    黑户口三豹子

    据算命先生二瞎子说,三豹子命硬,克父克母克兄弟,最好一生下来就丢在尿盆里溺死,三豹子的爹看着哇哇大哭,小腿乱蹬,浑身黢黑的混小子哪里下得去手?对他娘说:好歹是一条

  • “文教授的疑惑

    文教授的疑惑

    这几天高校放假了,文教授老婆去北方照顾孙子去了,他不想到北方去受那个寒冷,其实他不知道真正的北方冬天里日子很好过,外面虽然很冷,屋子里却很暖和,有水暖;而南方冬天

  • 窑厂风云

    窑厂风云

    明朝初年,朱元璋带着军师刘伯温等人到江西出行时,路过皖南宁国县,听人说灵山的风水好,灵山的土挖掉,它马上又生出来。朱元璋不信,带着随从来到灵山,让人挖土做试验,果

  • 不同寻常的彩票

    不同寻常的彩票

    最近发行的福利彩票,每次开奖,在一百万人当中,才有一个五万元的入围奖。得了五万元的入围奖后,还要去电视台公开摇奖。摇奖时,最少的奖金是五万;最高的奖金有一百万,奖

  • 难忘之旅

    难忘之旅

    有钱旅游想玩好,坐车就往云南跑。一向穷困潦倒,对出门游山玩水从不敢抱任何奢望的赵小光,竟也异想天开,掂只大纸箱就登上了开往昆明的火车。 其实,这趟云南之旅也是小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