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人物 > 补丁 衣裳>正文

打补丁的衣裳

吴丽在一家商场上班,是个爱美的女孩,不仅穿得光鲜漂亮,而且见到心仪的衣裳就动心,忍不住掏钱买,家里几个衣橱装得满满的。妈妈经常皱着眉头劝她:“吴丽啊,衣裳买回来是穿的,不是看的,够穿就行了,哪能买那么多衣裳,我们家都快成服装店啦。”

  吴丽把嘴一噘,没好气地顶撞说:“就要买,喜欢买就买。”

  吴丽爸爸在一旁说:“干什么事都要节制,有计划,不能随着性子来。购物如果不管需要不需要有用没用,喜欢就买,就是有座金山也会买空。小时候,我和你妈经常穿打补丁的衣裳,到现在也不比别人缺鼻子少眼睛。”

  吴丽妈接口说:“是啊,过去我们都穿打补丁的衣裳,不也过得很快活?现在条件好了,你一个姑娘家,穿得漂亮点没什么。但是,如果天天都把心思放这上面,见到衣裳就买,那怎么得了?吴丽,如果现在让你穿打补丁的衣裳,你会怎么样?”

  吴丽双手捂着脸,连声说:“羞死人啦,穿打补丁的衣裳,走出去不把人的大牙笑掉才怪,打死我也不穿。”

  吴丽爸爸笑着说:“不是说让你穿打补丁的衣裳,而是让你知道穿衣裳别太讲究,人人都忙忙碌碌,没有人在乎你穿什么衣裳。再说啦,你真穿件打补丁的衣裳,未必就会天塌地陷,你还是你。”

  吴丽连忙穿好衣裳,跑出门外,不再跟爸妈啰嗦。吴丽爸叹了一口气,说:“得想个办法,让她明白别太把穿衣裳当回事了,不然养成大手大脚乱花钱,购物无节制的习惯,将来怎么得了?”

  吴丽妈惆怅地叹息说:“能有什么办法让她明白呢?”

  这天,吴丽一早慌里慌张出门,边走边对妈妈说:“这几天正在做活动,很忙。”

  到了晚上,吴丽有些精疲力竭地回到家里,爸妈像不认识地看着她,脸上笑嘻嘻的。吴丽诧异地问:“有什么好看的?”

  吴丽爸笑着问:“你今天是不是觉得自己有什么与众不同?”

  吴丽上上下下看了一下自己,说:“没有啊,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吴丽妈提醒着问:“你的好友和同事有没有感到你今天有特别的地方?”

  吴丽想了一下,说:“只有刘萍盯着我多看几眼,别人都在忙着自己的事,哪有工夫理会我啊,商场做活动搞促销实在太忙。你们今天怎么啦,神秘兮兮的样子,有什么事吗?”

  刘萍是吴丽很要好的朋友,平时来往很多,而且跟吴丽一样也是个购衣狂,看到新潮衣裳就买。吴丽爸妈相视一笑,说:“就说嘛,平时你那么在乎穿衣裳,其实没有注意到你,人人都在忙自己的事,哪来的闲工夫看别人穿什么衣戴什么帽啊。”

  吴丽知道爸妈又要拿她穿衣裳说事,嘴巴一噘,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又要说什么了,我没工夫听。你们能不能来点新鲜的,什么‘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这些老话都听得我耳朵起老茧!”

  吴丽爸笑着说:“今天我就说点新鲜事。你说说,如果你穿一件打了补丁的衣裳去上班,会是什么样?”

  吴丽哈哈大笑,拍拍身上的衣裳,说:“这是我前天刚买的,怎么会有补丁?”

  吴丽妈走到吴丽身旁,笑着说:“你没有看到,我们专门在衣裳背后缀了一块小布,也就是个小补丁,目的当然让你明白,其实穿着打扮没有你想象的那么重要。”

  吴丽一听急了,连忙脱下衣裳,果然发现衣裳背后处有一块补丁。不过,爸妈看来还是精心缀上的,颜色、布料、样式都很别致,远看一点也不像补丁,倒还像是专门做出的装饰点缀。可是,补丁毕竟是补丁,吴丽像丢了魂似的冲着爸妈大吵大闹起来:“你们怎么能这样,简直是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丢人现眼!”

  吴丽爸妈却笑着说:“刚才你不是说,今天没有人特别注意你吗?”

  吴丽还是不答应,涨红着脸大声说:“我没有注意到别人看到没有,并不等于别人不注意。万一有人看到我穿了件打补丁的衣裳,背地里人家不知怎么说呢,你们这是让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出丑丢人!”

  吴丽说着眼泪禁不住流了出来,吴丽爸见状忙好言好语劝说:“不就是一件带补丁的衣裳吗,没必要那么敏感。就算是有人注意到你穿了打补丁的衣裳,那又怎么样,你少了什么没有?你不还是你吗?一点什么也不少嘛。”

  吴丽抹一把脸上的泪珠子,手指着爸妈,狠狠地质问:“我就想不明白,你们这么做究竟为什么?”

  • “奇特的遗嘱

    奇特的遗嘱

    这天早晨,柳大嫂正在做饭,从外面进来的柳大哥对她说道:家里的废品都堆这么多了,高大娘怎么还不来收啊?柳大嫂一愣:可不是嘛,往日这时候早就来了,难道高大娘出什么事了

  • “都市掘墓人

    都市掘墓人

    第一夜 凌晨两点,林梅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她起身走到窗边,从窗帘缝里朝外窥视。西边是邻居钟凌宣的家,一幢三层别墅。黑暗中,她看到别墅北面的草坪上有个黑影!他呼哧呼哧地喘着

  • “血色蜡像

    血色蜡像

    引子 一向平静的C市这两天闹得满城风雨,原因是网上疯传的一个帖子,发帖人名叫蜡像,他向全市市民宣布,他将向C市最著名的侦探陆羽发起挑战,挑战内容如下:从下周一开始,七日之内,蜡

  •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S贵族高中每年的毕业典礼总是搞的隆重而华丽,这次也不例外。晚会上女生华美的长裙与男生潇洒的燕尾服交织在一起,交织出一片灿烂和浪漫,谁会想到这夜幕的华丽下会发生那样的事

  • “木乃伊杀人事件

    木乃伊杀人事件

    神秘的木乃伊 2006年4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系教授文森特带着三名学生来到了阿拉斯加最负盛名的卡奇坎。卡奇坎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印第安图腾遗迹,文森特打算在一个月内完

  •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是清代名臣,据说他断案如神,有包公再世之美誉。但是有一件案子,他险些铸成大错。 话说清康熙年间,扬州有对朱姓兄弟。大哥朱甲外出做生意,留下妻子朱吴氏和弟弟朱乙在家。

  • “扬州瘦马”

    “扬州瘦马”

    宋代时,有四人闲聊人生最向往的三件事,甲曰:有大把钱财。乙曰:做扬州刺史。丙曰:骑鹤升仙。丁想了想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读者一定会问:骑鹤下扬州去干嘛? 据

  • 梅罗的锣

    梅罗的锣

    陈家班的泗州戏好看,压花场更是精彩,最让人称奇的当数梅罗表演的放黄蜂。 梅罗不姓梅,也非姓罗,是班主陈一腔在徐州演出时收留的一个乞丐。 一次演出,敲锣人因受凉肚疼不

  • 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谜题: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谜底:轧 谜底提示:古稀之年指七十岁,七十可组成车字,钓钩形似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