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人物 > 一只 恩典>正文

一只猫的恩典

  冬夜。

  狂风,打着呼哨,撕扯着门前的几棵老杨树,经年的门窗被刮得咣当乱响。我们一家人伏在被窝里,或睡,或寂寂地醒着,听院子里的老北风,刮乱村庄头顶的星光,以及屋檐下的鼾声与梦境。

  一只猫的恩典就在这时候,“喵——,喵——”,外面隐隐约约地响起了几声猫叫。最先是母亲,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和谁说:外边,谁家的猫呀?父亲翻了一个身,嘟囔了一句,接着便又睡去了。我睁开眼睛,屋子里一片漆黑,感觉东一绺西一绺的,到处是风。我轻轻喊了一怕,妈。哦,你也没睡呢。母亲胡乱应了我一句,接着说,窗户外,也不知道谁家的猫,想进来呢。

  我仔细听了听,果然有。母亲开始穿衣服,接着下了地,趿拉着鞋,吱呀一声开了门。一股寒气呼一下子冲进来,瞬间,仿佛被人揭了被子,我不禁打了个寒战。母亲走出屋子外边,大风把关于母亲的所有声响都刮跑了,母亲在做什么,我不知道。我猛吸了一口凉气,想像着母亲在外边所做的一切。

  不一会儿,母亲进来了,带进了一身的寒气。打开灯,母亲怀里多了一只猫。猫不大,羸弱,身上有几外没了毛,样子很难看。母亲把它放在被窝上,猫趔趔趄趄地,站都站不稳。父亲睁开惺忪的睡眼,目的地了一眼猫,然后,扫了一眼母亲,便又扭身睡去了。我伸手摸了猫的关一下,猫的身上真凉,看来,它都快被寒风冻透了。谁知道,我就这么一碰它,它居然应声倒了。

  它实在太虚弱了。

  第二天,父亲怏怏地说,把这家伙扔了,人还不好活呢,谁愿意它。那时候,家里正穷,有点剩菜残羹都给了猪,谁都清楚,猪是一大家子人经济的主要来源。母亲也没说什么,但也没有把猫扔了的动身。就这样,一只气息奄奄的猫,在我家暂住了下来。

  母亲那些日子肚子下面无缘无故起了脓包,越来越大,吃了些消炎药,也不顶事。问了村里的医生,医生说,只能吃药看看,没有别的办法。即使是几粒药,母亲也不舍得,一顿吃一顿不吃的。

  父亲依旧气鼓鼓的。无论如何,他都看这只猫不顺眼,有几次粗声大气地呵护它,吓得它躲藏在墙角,低着头,着身子,不敢支。我和母亲都不说话,任凭父亲旁若无人地骂过。事后,我们不是丢一些吃的给它,它吃时,依旧胆小怕事低着头,不敢正眼看我们。

  母亲的开始划算到肚子的四周,越来越严重了。有人建议说,去县城的医院看看吧。那得花多少钱啊,母亲说死说活不肯去。母亲一辈子都没去过县城。她觉得,那个地方万万去不得。

  又是一天晚上,一家人睡下。半夜时分,先是听得猫一声惨叫,然后,便是母亲锐声骂阵猫的声音。我和父亲赶紧起来,见母亲肚子上的脓包被猫给抓破了,脓血流得到处老师。父亲突然气一处来,一脚踢出去,猫一声惨叫,被踢到了地下。然后,父亲坐在那里,又是一通高声大气的咒骂,说收留了这么一个祸根,活该这样。母亲一边啜泣,一边解释,说不知道怎么压了它一下,或许它被压痛了,就突然伸爪挠到了她的肚子上。母亲的意思是,这完全是一个意外。但父亲不管不顾,只是高声大气地骂。

  第二天,一家人谁也和,那只猫,早没了踪影,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但蹊跷的是,母亲肚子上的脓包竟越来越小,最后定了痂,痂掉后,就好了。

  好多年以后,母亲说,那只猫,救了我一命。父亲讪讪地说,那猫爪牙有毒,该是以毒攻毒吧。

分页:1 2 3 下一页
  • “奇特的遗嘱

    奇特的遗嘱

    这天早晨,柳大嫂正在做饭,从外面进来的柳大哥对她说道:家里的废品都堆这么多了,高大娘怎么还不来收啊?柳大嫂一愣:可不是嘛,往日这时候早就来了,难道高大娘出什么事了

  • “都市掘墓人

    都市掘墓人

    第一夜 凌晨两点,林梅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她起身走到窗边,从窗帘缝里朝外窥视。西边是邻居钟凌宣的家,一幢三层别墅。黑暗中,她看到别墅北面的草坪上有个黑影!他呼哧呼哧地喘着

  • “血色蜡像

    血色蜡像

    引子 一向平静的C市这两天闹得满城风雨,原因是网上疯传的一个帖子,发帖人名叫蜡像,他向全市市民宣布,他将向C市最著名的侦探陆羽发起挑战,挑战内容如下:从下周一开始,七日之内,蜡

  •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S贵族高中每年的毕业典礼总是搞的隆重而华丽,这次也不例外。晚会上女生华美的长裙与男生潇洒的燕尾服交织在一起,交织出一片灿烂和浪漫,谁会想到这夜幕的华丽下会发生那样的事

  • “木乃伊杀人事件

    木乃伊杀人事件

    神秘的木乃伊 2006年4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系教授文森特带着三名学生来到了阿拉斯加最负盛名的卡奇坎。卡奇坎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印第安图腾遗迹,文森特打算在一个月内完

  •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是清代名臣,据说他断案如神,有包公再世之美誉。但是有一件案子,他险些铸成大错。 话说清康熙年间,扬州有对朱姓兄弟。大哥朱甲外出做生意,留下妻子朱吴氏和弟弟朱乙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