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人物 > 老爸 较劲>正文

跟老爸较劲

彭大志没想到找工作比当年考大学难得多,找了半年,还是没着落,老爸劝他:“回来跟我学修车吧。有饭吃,有酒喝就行呗,啥工作不都得是人干的。”

  大志挺烦他爸。妈妈去世多年,老爸从厂子下岗回来,在家里开了个自行车修理铺,门口的路边就是“车间”。瞅瞅老爸那双手,除了茧子就是油污,长年累月见不到真模样,他睁开眼就两件事,修车,喝酒,还非常满足。大志不能容忍这既脏又累的活儿一代代传下去,说:“我要当老板。这半年我一边找工作一边考察市场,觉得搞饮食行业我有把握,建设胡同有家小吃店急着外兑,我若是拿过来,保证赚钱。”

  “赚钱那是一句话的事吗?”老爸一边喝酒一边反驳他。

  大志把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全摆了出来:“爸,您得借我本钱,最多两年,我肯定还上。人家饭店是有急事低价外兑,错过这机会,我会后悔一辈子。”

  “赚钱?”老爸喝得眼睛有些发红,“家里总共就5万块钱,你想把它们糟光吗?你当真能赚钱……”他把酒杯往桌上一墩,“我这酒就戒了!”

  这么伤人自尊!彭大志知道老爸,酒是他的命呢,他宁可戒饭,也不可能舍得戒酒!

  “爸,这可是您说的!”彭大志伸过手,跟老爸击了掌,“不是要,是借。明天我就搬出去,两年为期,赚不到钱,我决不回来见您!”

  “你再回来要钱,我可是没有了。我就等着你回来砸我的酒壶。”老爸只顾低头喝酒,头也没抬。

  第二天,彭大志带上钱,兴冲冲地直奔那家小吃店。在胡同口,大志遇上老爸的好朋友胡叔叔。大志跟胡叔叔说了兑小店的事。胡叔叔赞同道:“好哇,你当老板,以后我会常去捧场。不过,价钱得狠些砍,不能他说多少就给多少。叔叔也做过几年小生意,经验还是有点的,要不我陪你一块去吧?”大志笑着说:“我自己的事自己做主,不用麻烦胡叔叔了。”

  大志的计划成熟而周密,他只涨了点工资,就把原来的厨师和服务员留下,省去了招聘员工的时间。小吃店兑到手,隔天就开了张。大志的同学、朋友多的是,把小店挤得满满登登。大志可不是一般的年轻人,他不断提醒自己,这小老板其实就是个打工的,许多事要亲自动手,经营上要讲究薄利多销,诚信待客,加上他的朋友总来捧场,人气十足,小吃店搞得热火朝天。

  眨眼三个月过去了,彭大志忙得脚打后脑勺,可账面上总是不赚钱,饭店的生意也一天天冷淡下来,有一天,甚至只有胡叔叔一人来坐了坐。大志急得嘴上起了泡,顾客不来,他总不能去街上硬拽吧。

  借老爸的那笔钱,除掉兑店成本,加上物资积压等,大志的资金捉襟见肘,偏又赶上房东上午来催讨下个季度的房租,厨师和服务员下午就要大志给结算工资,大志急了:“你们俩整天坐着没事,工资差几天难道不行吗?”

  厨师冷笑:“谁愿意干坐着?老话说,兵败如山倒,这个店是没指望了。你赶紧把工资给结了,否则,别怪我们搬走你的锅碗瓢盆。”一番吵闹,两个员工把工资结到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房租没着落,手里缺钱周转不开,彭大志感觉到了压力。他跟房东一次签下两年的租赁合同,还差21个月,仅房租一项就是6万多,他这样硬撑下去,不赚钱事小,房租这一项就够他受的。顾不了许多,彭大志马上贴出了店面外兑启事,打算先把本钱抽出来,再想下一步。

  启事贴出去不久,就接连来了三个有意接手的。一提价钱,差点把彭大志的鼻子气歪:他花3万块钱兑来的小店,人家最多只给9000块,也就是说,他虽然找到了接替交房租的主儿,但马上就得亏损2万多元!现在大志进退维谷,扔不出去,守不下来!

  彭大志忽然想到,这些日子朋友、同学都不来了,大家赊欠的钱,也有近万元,收回来救急,小店仍然可以维持一阵,说不定就会柳暗花明。他连忙打电话,可同学、朋友不是说再等几天,就是电话关机。大志真的被逼进了死胡同,一咬牙,给老爸打电话,看他能不能救他吧。

  哪知道老爸一接电话,就大着舌头说:“这么快就通知我戒酒了?”

  大志强忍着:“爸呀,我资金遇到了困难,您再帮我想想办法,最后一次……”话没说完,就被老爸打断了:“彭大志,你听着,回来帮爸修车,要不你待着玩也中。就是一件,要钱没有,我不是说过了吗?”

  彭大志气得摔碎了一只盘子,有生以来,他头一次喝进去一杯白酒,坐在板凳上呼哧呼哧地喘粗气!

  这时候,胡叔叔过来了,一看外兑启事就说:“哟,这老板不想当了?”

  • “奇特的遗嘱

    奇特的遗嘱

    这天早晨,柳大嫂正在做饭,从外面进来的柳大哥对她说道:家里的废品都堆这么多了,高大娘怎么还不来收啊?柳大嫂一愣:可不是嘛,往日这时候早就来了,难道高大娘出什么事了

  • “都市掘墓人

    都市掘墓人

    第一夜 凌晨两点,林梅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她起身走到窗边,从窗帘缝里朝外窥视。西边是邻居钟凌宣的家,一幢三层别墅。黑暗中,她看到别墅北面的草坪上有个黑影!他呼哧呼哧地喘着

  • “血色蜡像

    血色蜡像

    引子 一向平静的C市这两天闹得满城风雨,原因是网上疯传的一个帖子,发帖人名叫蜡像,他向全市市民宣布,他将向C市最著名的侦探陆羽发起挑战,挑战内容如下:从下周一开始,七日之内,蜡

  •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S贵族高中每年的毕业典礼总是搞的隆重而华丽,这次也不例外。晚会上女生华美的长裙与男生潇洒的燕尾服交织在一起,交织出一片灿烂和浪漫,谁会想到这夜幕的华丽下会发生那样的事

  • “木乃伊杀人事件

    木乃伊杀人事件

    神秘的木乃伊 2006年4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系教授文森特带着三名学生来到了阿拉斯加最负盛名的卡奇坎。卡奇坎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印第安图腾遗迹,文森特打算在一个月内完

  •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是清代名臣,据说他断案如神,有包公再世之美誉。但是有一件案子,他险些铸成大错。 话说清康熙年间,扬州有对朱姓兄弟。大哥朱甲外出做生意,留下妻子朱吴氏和弟弟朱乙在家。

  • “扬州瘦马”

    “扬州瘦马”

    宋代时,有四人闲聊人生最向往的三件事,甲曰:有大把钱财。乙曰:做扬州刺史。丙曰:骑鹤升仙。丁想了想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读者一定会问:骑鹤下扬州去干嘛? 据

  • 梅罗的锣

    梅罗的锣

    陈家班的泗州戏好看,压花场更是精彩,最让人称奇的当数梅罗表演的放黄蜂。 梅罗不姓梅,也非姓罗,是班主陈一腔在徐州演出时收留的一个乞丐。 一次演出,敲锣人因受凉肚疼不

  • 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谜题: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谜底:轧 谜底提示:古稀之年指七十岁,七十可组成车字,钓钩形似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