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人物 > 奇特 遗嘱>正文

奇特的遗嘱

  这天早晨,柳大嫂正在做饭,从外面进来的柳大哥对她说道:“家里的废品都堆这么多了,高大娘怎么还不来收啊?”柳大嫂一愣:“可不是嘛,往日这时候早就来了,难道高大娘出什么事了吗?”柳大哥说:“吃完早饭,你去高大娘那里看看。”做事一向雷厉风行的柳大嫂解下围裙说:“今天的早饭就交给你做啦,我马上过去看看。”

  奇特的遗嘱柳大嫂跟高太娘非亲非故,她是在电视上认识高大娘的。那还是在10年前,县电视台播放了高大娘感人的一幕:以拾荒为生的高大娘,在垃圾箱里捡到了50万元钱,老人一分没留,全交给了派出所。柳大嫂一家被高大娘的高尚情怀所感动,从此家里积攒下的废品都给了高大娘。10年了,柳大嫂没收过高大娘一分钱。

  柳大嫂打车来到了高大娘家。其实这里并不是高大娘家,这是个跟他们家一样的能住人的小屋,这小屋是心地善良的汪奶奶的,汪奶奶见高大娘居无定所,流落街头,就把小屋让给高大娘住,不收她一分钱的房租。柳大嫂走进屋,屋里除了汪奶奶,还有一个叫小芳的小女孩。原来,高大娘最近得了半身不遂症,除了脑袋好使外,身体其他部位都不太好使了。小芳告诉柳大嫂,高大娘已经病了两个多月了,全靠汪奶奶、赵阿姨、李大姐轮流照顾,她也经常帮忙跑腿去药店给高大娘买药。心地善良的柳大嫂从小屋出来后,立马就给柳大哥打电话:“老公,高大娘两个月前就半身不遂了,她已经起不来炕了。”柳大哥问:“那高大娘是怎么生活的?”柳大嫂说:“是好心的汪奶奶、赵大姐、李小妹轮流照看她,听一个叫小芳的女孩说,赵大姐、李小妹都上班,汪奶奶年纪又这么大,照看高大娘十分吃力。高大娘心这么善良,好人都该有好报,老公你说对不对啊?”柳大哥说道:“打锣听声,说话听音,你是不是想把高大娘接到咱家来住啊?”柳大嫂说道:“咱家的小屋也能住人,我是想接高大娘过来住。”柳大哥说道:“接不接过来,你千万要想好了,你可不要心血来潮,到时候吃不了这份苦了,再把高大娘送回去。我实话跟你说,高大娘既然被你接来了,你可不能再把她送出家门!”

  柳大嫂心一横,就把高大娘接到自己家里。让柳大嫂没有想到的是,汪奶奶、赵大姐、李小妹还有小芳,隔几天就来看望高大娘,并且送来各种好吃的东西。尤其是柳大嫂的邻居,得知她把高大娘接到自己家里后,都对她肃然起敬,经常来她家看望高大娘。高大娘身体实在是太虚弱了,隔三岔五就要到医院住上十天八天。好在高大娘还积攒了一点钱,不用大家再给她筹钱了。

  一转眼就过了三年。虽然柳大嫂侍候高大娘就像侍候自己的母亲一样,可高大娘的身体却是每况愈下。

  这天早晨,已经病人膏肓的高大娘对柳大嫂说道:“孩子,在我的那个小木箱里,有个电话本。你给前面那三个人打个电话,就说我想他们啦,让他们过来看看我。”柳大嫂一愣:“这三个人是你什么人?”高大娘深深叹了口气,伤感地说:“他们都是我的孩子。”柳大嫂一下子惊住了:“大娘,你不是说你没有孩子吗?”高大娘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我共有三个孩子,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我先前本来是有房子住的,小儿子媳妇来找我说,她丈夫当科长了,我年纪这么大还一个人独住,要是被人知道了,说他不孝顺,肯定会影响他的前途,非要我搬到他们家里住。为了小儿子的前途,我就搬过去了,并且把房子卖掉了。谁知他们这是给我设的圈套,他们得到卖房子的钱后,小儿子媳妇立马就跟我变了脸,整天找茬跟我吵架。我实在受不了了,就跟他们要钱,要出去租房自己住,可他们却说钱都花光了,说什么也不给。咱们老祖宗不是留下一句话:家丑不可外扬,虎毒不食子,我就是被这话给毁了啊!我不但没向外声张,更没去法院告他们。我的另外两个孩子就因为我把卖房子的钱给了小儿子,本来就不孝顺的他们这回可找到借口,就更不理睬我了,我只好靠捡破烂生活。”柳大嫂听了十分气愤却又无奈,就按照本子上的电话号码分别给高大娘那三个不孝子女打电话。可柳大嫂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三个不孝子女竞以各种理由推托不肯来看高大娘。柳大嫂怕高大娘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就撒谎说,老大没有开机,女儿出差了,小儿子正在外地开会。高大娘心知肚明,对柳大嫂说:“你放心吧,我不会因为他们不来看我而伤心。你再给他们打一次电话,就说我已经不行了,他们要是不马上过来看我,我就再也看不见他们了,我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柳大嫂只好再次给那三个不孝子女打电话,把高大娘的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他们。谁知这三个不孝子女仍然不愿前来看望高大娘。高大娘的眼泪“哗”地就流了下来,柳大嫂赶紧拿来毛巾给高大娘擦眼泪。高大娘一字一句地说道:“这是我为他们流的最后一次眼泪了。”高大娘说着,便让柳大嫂给本子上记的那个周律师打电话,让周律师马上过来。

  • “奇特的遗嘱

    奇特的遗嘱

    这天早晨,柳大嫂正在做饭,从外面进来的柳大哥对她说道:家里的废品都堆这么多了,高大娘怎么还不来收啊?柳大嫂一愣:可不是嘛,往日这时候早就来了,难道高大娘出什么事了

  • “都市掘墓人

    都市掘墓人

    第一夜 凌晨两点,林梅被外面的声音吵醒了。她起身走到窗边,从窗帘缝里朝外窥视。西边是邻居钟凌宣的家,一幢三层别墅。黑暗中,她看到别墅北面的草坪上有个黑影!他呼哧呼哧地喘着

  • “血色蜡像

    血色蜡像

    引子 一向平静的C市这两天闹得满城风雨,原因是网上疯传的一个帖子,发帖人名叫蜡像,他向全市市民宣布,他将向C市最著名的侦探陆羽发起挑战,挑战内容如下:从下周一开始,七日之内,蜡

  •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毕业典礼上的谋杀

    S贵族高中每年的毕业典礼总是搞的隆重而华丽,这次也不例外。晚会上女生华美的长裙与男生潇洒的燕尾服交织在一起,交织出一片灿烂和浪漫,谁会想到这夜幕的华丽下会发生那样的事

  • “木乃伊杀人事件

    木乃伊杀人事件

    神秘的木乃伊 2006年4月,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考古系教授文森特带着三名学生来到了阿拉斯加最负盛名的卡奇坎。卡奇坎号称拥有世界上最多的印第安图腾遗迹,文森特打算在一个月内完

  •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错判

    施世纶是清代名臣,据说他断案如神,有包公再世之美誉。但是有一件案子,他险些铸成大错。 话说清康熙年间,扬州有对朱姓兄弟。大哥朱甲外出做生意,留下妻子朱吴氏和弟弟朱乙在家。

  • “扬州瘦马”

    “扬州瘦马”

    宋代时,有四人闲聊人生最向往的三件事,甲曰:有大把钱财。乙曰:做扬州刺史。丙曰:骑鹤升仙。丁想了想曰: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 读者一定会问:骑鹤下扬州去干嘛? 据

  • 梅罗的锣

    梅罗的锣

    陈家班的泗州戏好看,压花场更是精彩,最让人称奇的当数梅罗表演的放黄蜂。 梅罗不姓梅,也非姓罗,是班主陈一腔在徐州演出时收留的一个乞丐。 一次演出,敲锣人因受凉肚疼不

  • 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谜题:古稀之年垂钓钩 (打一字) 谜底:轧 谜底提示:古稀之年指七十岁,七十可组成车字,钓钩形似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