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人物 > 电视 征婚>正文

电视征婚

初春的一天早上,天空虽然昏暗,一个叫水凼子的小山村里,王芳的家门前比过年还热闹。王芳是远近闻名的漂亮女孩子,一位城里小伙子到此地旅游时,偶然得见,便下重聘求婚。今天是他们大喜的日子,乡亲像是赶集一样来看热闹。

  正在人们翘首以待时,来了十多辆小汽车。村子里有个见过世面的小伙子大呼小叫地喊道:“哎呀,了不得,这家人可有钱了,你看这来的小车都是名牌,奔驰、宝马、奥迪……哎呀,一来就是十多辆,这得多少钱呀。”

  电视征婚那位神气十足的新郎迈着方步,在王芳妈的笑脸相迎中进了屋子。王芳妈请来的几个吹鼓手在卖力地吹奏着,村子里的小孩也争先恐后地涌到那些名车前看着笑着。新郎从城里带来的焰火一溜儿排在门前,几个开车的司机点燃了焰火,顷刻间噼噼啪啪响了起来。

  突然,新郎怒容满面地从屋子里冲出来,一挥手喊道:“走!”

  他钻进了那辆宝马,车子很快就消失了,那十多辆车跟在后面像避瘟疫似的仓皇逃走了。在场的人全都傻在了那里,屋子里传来了王芳妈嘤嘤的哭声。

  躲在远处一个叫赵林的小伙子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他听说王芳要远嫁城里,心里既为她高兴,同时又难过。他和王芳是从小学到高中的同学。王芳在高中就有不少追求者,赵林也曾经表示过对她的好感,可她连正眼也不看他一眼。毕业后,他绞尽脑汁想接近她,可就是找不到机会。他悄悄地走近人群,问一位在一旁叹息的老大爷为何那些车子走了。那位大爷说,那个新姑爷听说王芳得了病,就大发脾气,说她家想坑他,一怒之下不要她了。

  他替王芳难过起来。他一路往回走,一路想着,不知不觉到了家。刚到家门口,就听见父亲在咳嗽。父亲五十多岁,自从母亲去世后,突然变得苍老了。他曾劝父亲再找个伴儿,可父亲摇摇头说,家里穷,谁愿意钻这个烟囱?他们家在山区,为了他能上学,父亲甚至还卖过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有愧。

  这一天,赵林看电视时,突然看到县电视台在做广告:我女儿患有横截性脊髓炎,谁能医治好我女儿的病,我女儿愿以身相许;有妻室者重金酬报。如有医治此病良方者,请与我们联系……

  赵林兴奋地一下站了起来,对他父亲说道:“爸,我要去应征。”

  父亲说:“你只学了点中医皮毛,你治得了这个病?”

  “我能!”他信心百倍地说。

  就在广告播出的第二天,赵林来到了王芳的家。

  王芳一见赵林来了,脸色一沉地问:“怎么是你?你干啥来了?”赵林说:“我听说你得了病,心里很焦虑。怎么,不欢迎吗?”王芳很勉强地说:“没有,老同学嘛,我怎么会不欢迎?”赵林见她一副冷漠的样子,一时竟有些口吃:“王芳,我、我……”

  王芳把脸朝里,背对着他说:“你就死了那条心吧,我就是没人要也不会嫁给你!”

  赵林急了:“不是不是,我是给你治病来的。”

  王芳态度稍有好转,她问:“你什么时候学的医呀?”赵林叹息一声,说:“我妈也是得了你这种病,瘫痪了二年后去世的。我高考落榜后,便自学了中医,还得到一个老中医的指点,他给我介绍了这方子。”

  王芳心里的冰在他面前顷刻间融化了,她叹息一声说:“怕是没有什么疗效吧。”

  赵林大着胆子把她的手捉住,按在床铺边上,说:“你别动,我给你诊诊脉。”

  王芳见他那认真的样子,心里很是感动。过了一会儿,赵林放开手,又让她张口看过了舌头,说:“好了,你舌苔和脉象我都知道了,下面我就准备给你开中药吃。”

  中午,王芳妈妈回来了,看了看她的脸色,再看了看她床边的一大包中药,问是谁来给她煎中药了,她说是她的一个同学揭榜来给她治病。王芳妈高兴地说:“真的吗?他说有把握吗?”

  “看他的样子好像很有把握。”

  “那太好了。不过,他治好了你的病,你可要嫁给他哟。哎,他长得怎么样?”

  王芳的脸红了,说:“我跟他是同学,我可不愿意嫁给他!”

  王芳妈板着脸说:“那怎么行?人不能言而无信。”

  妈妈进了厨房,不大一会儿就把饭做好了。看着妈妈消瘦的面容,王芳心疼极了,“妈,您一个人家里家外的,已经够苦的了,现在我又得这个病,时间长了会把您拖垮的,您还是找个老伴吧。”

  妈妈横了她一眼说:“你个傻瓜,把你的病治好了,比什么都好。”

  • “一个人的慈善

    一个人的慈善

    这是否是世界上最廉价的小房子? 面积13。2平方米,由一节废旧铁皮的集装箱改装而成,造价6000元整。冬天嗖嗖灌冷风,夏天热得蒸笼一般。里面一张铁板床,10英寸的黑白电视,带些

  • “小广告的陷阱

    小广告的陷阱

    我不当家,也不买菜,家务事基本上不做,老婆说:真有福啊! 我说:照你这么说,我是甄友禄、甄友寿、甄友喜的大哥啊?你搞错没有,我不姓甄,我姓贾叫无才! 老婆早就不理呼

  • “谁动了我的老婆

    谁动了我的老婆

    贺成已过了而立之年却仍然没有女朋友,这主要是因为他的海拔太低,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别说在男人面前,就是搁到女人堆里,只怕也没人能把他找出来。前几次相亲,女孩子一瞅见

  • “目送芳尘

    目送芳尘

    同事纷纷下班归去,他则留下来值夜班。暂没别的事,由于在电脑前坐久了,他就走出阳台,想随便看看周围,以放松眼睛。 五楼虽不算高,但眼前的视野也很开阔,展现着一大片美丽

  • “黑户口三豹子

    黑户口三豹子

    据算命先生二瞎子说,三豹子命硬,克父克母克兄弟,最好一生下来就丢在尿盆里溺死,三豹子的爹看着哇哇大哭,小腿乱蹬,浑身黢黑的混小子哪里下得去手?对他娘说:好歹是一条

  • “文教授的疑惑

    文教授的疑惑

    这几天高校放假了,文教授老婆去北方照顾孙子去了,他不想到北方去受那个寒冷,其实他不知道真正的北方冬天里日子很好过,外面虽然很冷,屋子里却很暖和,有水暖;而南方冬天

  • 窑厂风云

    窑厂风云

    明朝初年,朱元璋带着军师刘伯温等人到江西出行时,路过皖南宁国县,听人说灵山的风水好,灵山的土挖掉,它马上又生出来。朱元璋不信,带着随从来到灵山,让人挖土做试验,果

  • 不同寻常的彩票

    不同寻常的彩票

    最近发行的福利彩票,每次开奖,在一百万人当中,才有一个五万元的入围奖。得了五万元的入围奖后,还要去电视台公开摇奖。摇奖时,最少的奖金是五万;最高的奖金有一百万,奖

  • 难忘之旅

    难忘之旅

    有钱旅游想玩好,坐车就往云南跑。一向穷困潦倒,对出门游山玩水从不敢抱任何奢望的赵小光,竟也异想天开,掂只大纸箱就登上了开往昆明的火车。 其实,这趟云南之旅也是小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