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军事人物 > 举手 表决>正文

举手表决

这天,罗家村的支书罗二炮把村长罗三牛喊到自己家,打算商量一件大事:有家大公司看中了村边的一百五十亩水田,要出大价钱买去开工厂。两个人合计了半天,都觉得只要罗老倔不带头闹事,就算板上钉钉了。

   一提起罗老倔,两个人就头疼。这个罗老倔没啥文化,可偏偏长了一个铁打的脑壳,只要是他看不惯的事,就非得折腾出个一二三来。更让罗二炮生气的是,罗老倔的儿子罗飞,也不知什么时候和罗二炮的闺女香花好上了。他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个什么东西,有什么资格娶支书的闺女?香花也不知吃了什么迷魂药,死乞白赖要跟着罗飞。前两天,罗二炮一气之下,把香花锁在了厢房里。他放出话:要是罗飞再敢来勾引香花,他就一镢头打断罗飞的腿。

  两个人正商量怎么对付罗老倔,只听咣当一声,罗二炮透过窗户一看,只见一头小白猪从门缝里拱了进来,哼哼唧唧地朝罗二炮家的猪圈走去。罗二炮的眼睛一下亮了——这猪他见过,正是罗老倔家的。罗二炮朝罗三牛摆了摆手,两个人也不商量事儿了,悄悄走到门口,罗三牛直奔大门,一下把门关严了,罗二炮则奔着那头小白猪追了过去。

  小白猪一看有人,一边吱吱叫着一边四处乱窜,罗二炮费了好大劲才逮住它。他把小白猪往自家猪圈里一扔,哼了一声,说:“这次一定得给罗老倔点儿颜色看看,让他知道,这罗家村是咱哥儿俩说了算!”

  没多大一会儿,罗老倔就找来了,一进门,就直奔猪圈,看到自己的猪在里面,这才放了心,转回头来对罗二炮说:“支书,谢谢你把我的猪圈起来了,要不就跑丢了,回头我请你喝酒,谢谢啊!”说完就要进猪圈抓猪。

  罗二炮伸手拦住了罗老倔:“谁说这猪是你的?这是我昨天才买回来的,还没喂熟呢,你凭啥说抓就抓!”

  罗老倔愣了,他趴在猪圈边上,仔细看了好一会儿,扭过头来,说:“支书,你别开玩笑了,这猪就是我的,你看,屁股上还有一块儿黑花呢。”

  罗二炮把眼睛一瞪:“谁跟你开玩笑?我自己家的猪自己还不认识?这猪就是我的,跟你没关系,赶紧走!”说完就往外推罗老倔。

  罗老倔一下恼了,他扒住罗二炮家的门框,大声朝外面喊了起来:“大家快来看啊!支书昧良心,想白要俺家的猪,大家都来评评理啊!”

  罗二炮一听这话,眉头顿时拧成了一个疙瘩。前些日子,罗二炮把村小学的破桌子烂凳子拉回家烧火,罗老倔也这么闹过,一张嘴就是“支书昧良心,想白要学校的桌子凳子”,害得他给学校交了几百块钱才算完事。

  罗老倔一招呼,院子里很快就围过来不少人,罗二炮不慌不忙,等罗老倔不嚷嚷了,他才干咳了一声,说:“各位乡亲,这头猪明明是我买来的,他罗老倔非说是他的。老倔,你不是把乡亲们都喊来了吗?行,你去找个证明人来,只要有人说这头猪是你的,你马上把猪抓走,我绝不拦你,行不?”

  罗老倔点了点头,他转过头,看了一圈,等着大家出来给他作证,没想到,他目光到谁那儿,谁就低下头去,根本不敢看他的眼睛。

  看大家谁也不说话,罗老倔只好走到三瘪子身边,他拉了拉三瘪子的衣袖,说:“你出来给我作个证,买这头猪的时候,你不是在旁边帮着还价来着?”

  三瘪子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他摆了摆手,低声对罗老倔说:“老倔,你还没看出来,支书和村长这是给咱们摆了个局啊,今天谁要是替你说话,今后他们就会给谁小鞋穿!唉,算了吧,不就是一头猪嘛!犯不上跟他们翻脸啊!”

  罗老倔听了,一晃脑袋:“他今天敢赖我一头猪,明天就敢赖你一头牛。不行,这事儿非得说个明白不可!”说完,他冲着罗二炮说:“大家不说话,是不愿得罪你们,不管怎么说,猪是我的,今天我就得抓走!”说完,他又要进猪圈。

  罗三牛走过来拦住了罗老倔,他干笑了两声,告诉老倔,他有个办法,接着又对大伙说,既然大家都不说话,干脆来个举手表决,要是有一半儿以上的举手同意这猪是罗老倔家的,罗老倔就可以把猪抓走;如果没人同意,那罗老倔也不准再闹了,乖乖回家找自己的猪去。

  罗老倔疑惑地看着罗二炮:“这事儿,也能举手……表决?”

  罗三牛点了点头:“怎么不行?电视上演过,就连外国人遇到解决不了的事情,都用举手表决的办法!”

  罗老倔点了点头:“好,表决就表决,我就不信,你们能把大伙全吓住!”

  • “一个人的慈善

    一个人的慈善

    这是否是世界上最廉价的小房子? 面积13。2平方米,由一节废旧铁皮的集装箱改装而成,造价6000元整。冬天嗖嗖灌冷风,夏天热得蒸笼一般。里面一张铁板床,10英寸的黑白电视,带些

  • “小广告的陷阱

    小广告的陷阱

    我不当家,也不买菜,家务事基本上不做,老婆说:真有福啊! 我说:照你这么说,我是甄友禄、甄友寿、甄友喜的大哥啊?你搞错没有,我不姓甄,我姓贾叫无才! 老婆早就不理呼

  • “谁动了我的老婆

    谁动了我的老婆

    贺成已过了而立之年却仍然没有女朋友,这主要是因为他的海拔太低,不到一米六的个头,别说在男人面前,就是搁到女人堆里,只怕也没人能把他找出来。前几次相亲,女孩子一瞅见

  • “目送芳尘

    目送芳尘

    同事纷纷下班归去,他则留下来值夜班。暂没别的事,由于在电脑前坐久了,他就走出阳台,想随便看看周围,以放松眼睛。 五楼虽不算高,但眼前的视野也很开阔,展现着一大片美丽

  • “黑户口三豹子

    黑户口三豹子

    据算命先生二瞎子说,三豹子命硬,克父克母克兄弟,最好一生下来就丢在尿盆里溺死,三豹子的爹看着哇哇大哭,小腿乱蹬,浑身黢黑的混小子哪里下得去手?对他娘说:好歹是一条

  • “文教授的疑惑

    文教授的疑惑

    这几天高校放假了,文教授老婆去北方照顾孙子去了,他不想到北方去受那个寒冷,其实他不知道真正的北方冬天里日子很好过,外面虽然很冷,屋子里却很暖和,有水暖;而南方冬天

  • 窑厂风云

    窑厂风云

    明朝初年,朱元璋带着军师刘伯温等人到江西出行时,路过皖南宁国县,听人说灵山的风水好,灵山的土挖掉,它马上又生出来。朱元璋不信,带着随从来到灵山,让人挖土做试验,果

  • 不同寻常的彩票

    不同寻常的彩票

    最近发行的福利彩票,每次开奖,在一百万人当中,才有一个五万元的入围奖。得了五万元的入围奖后,还要去电视台公开摇奖。摇奖时,最少的奖金是五万;最高的奖金有一百万,奖

  • 难忘之旅

    难忘之旅

    有钱旅游想玩好,坐车就往云南跑。一向穷困潦倒,对出门游山玩水从不敢抱任何奢望的赵小光,竟也异想天开,掂只大纸箱就登上了开往昆明的火车。 其实,这趟云南之旅也是小光的